斗战神佛孙悟空

牢骚

会鼓起勇气留言的

鸟栖息于木:

坚持一个cp
为他们撒花开坑,那都是满满一腔热血。
有人看固然好,没人看也不在意。
但,心里也是希望得到肯定,这就是写下去的更多动力。


万念娑婆:



心灰意冷了,是很难再次动笔。
记得以前有个喜欢的作者,每一次重新看她的文都会鼓起勇气笨拙地写几句话,哪怕是再随意不过的感受——可是这时候说得已经晚了,她已经不写了,或者说她已经不想写了,提不起劲头写下去了。
不是消失,也爬墙了吧。
同样身为写作者,某能够深刻明白这种感觉。它不是一时造成的局面,而是逐日累计成的结果。
晚了,就真的留不住了。
至于那个故事的结局,就成了一个遗憾。虽然自己也有脑补过后续,但作者原定的结局却是再也无法得知了、无缘得知了……尤其是对冷圈里那屈指可数的长篇而言,很可惜的。




伶人:







身為寫作者,這真的不能再同意了。
冷圈沒回應容易心灰意冷,所以我從來不做什麼“一定會寫完”的承諾,只說我盡量。








反正那些不留言不寫評的人既然不認為我的故事值得給出評論或鼓勵,那相信對方其實也不是那麼需要看到我的故事的結局。








另外就是,我看到什麼都沒說只留“求更新”心情會更差,估計都有三五天不想動筆。
我知道這是對作者表達期待,但,如果這篇文糟糕到讓您連擠也擠不出十幾個字的客套留言讓作者高興一下,其實還是別催了吧,作者三次元也是很忙的。








我寫得雖然慢但自認坑品還不錯。
偶爾很任性,任性發作時我想坑就坑。








感慨无用:















今天微博首页掀起了好大一轮关于长短文冷热圈热度与作者写作热情关系的讨论。我想起一件很遗憾的事。
















大约七年前,我还在上学的时候,和基友混迹于当年的论坛平台看文扫文搞基,那时候我发现论坛里有一位写【长篇正剧】连载的姑娘,要谋篇布局有谋篇布局,要人物刻画有人物刻画,要语言凝练有语言凝练,文力在当时每天平均要花三到四个小时泡在网上看文的我眼里大约【超越论坛里95%的写手】。但是那篇文的回复总是不够火热。
















作者好像不在意一样,就这么保持着一周一更的频率,写了将近三十章。我每一章都追,追得胆战心惊,生怕她哪一天心灰意冷。于是挑了一天,鼓足勇气给她写了长评,还私信联系了她,表示会一直期待这篇文的更新。
















但我并没有留住她。
















这篇文我喜欢到什么程度呢,喜欢到2017年的2月份,我还跑回已经忘记账号密码的僵尸论坛重新注册了个账号又把它看了一遍的程度。
















如果现在要问我对这件事怎么看,一个作者的消失究竟是哪一方面的责任——其实我一丁点都不关心这些问题。我只知道如果让我再回到七年前,我会怎么干呢。
















我会给她写十篇长评。
















不够的话写二十篇。
















我要把心里对她的欣赏、对故事的期待、对她坚持不下去的担忧和所有我最终没有等到后续的遗憾全写进去,我手速快,一万字不够我还有两万字。
















有什么不好意思说的?
















这一辈子我都隔着屏幕在喜欢一些与现实生活并不息息相关的东西,说得好听点叫雅趣,说得不好听一点,如果为了自己这一份真真实实喜欢的感情都不愿意真的放下手里的事真的去写一点东西,去做一点努力,那这个喜欢也太混蛋了。
















我写这篇牢骚话并不想号召大家都给作者写长评,反正我的准则——管好自己,只对自己下要求,但如果连我都曾经没有做到,我拿什么来可惜那些永远断在过去的让我魂牵梦绕过的故事。这不叫有缘无分,不叫失之交臂,这叫自作自受。
















所以每一天我都对自己说,如果哪一天,再让我遇到能喜欢到那份上的作者,我一定把所有想说的话全都好好说给她听。












评论

热度(9410)

  1. Subspecies三千单衫杏子红 转载了此文字
  2. 光盐希感慨无用 转载了此文字
    我对自己还是那个要求,做不成优秀的写手,就成为一个让优秀写手喜欢的读者吧😊
  3. 棋嫣※求死不得·贪财好色感慨无用 转载了此文字
    单纯和我聊聊天也好 我想知道我是真的还有那么点用 骗我的也好,我愿意被骗
  4. 橙味盒豆乳感慨无用 转载了此文字
    后来那个太太白了头像 删光了所有文章 留下的只有一个Freeze 当所有的私信都石沉大海的时候 我开...